如何描写橡胶跑道,如何描写在塑胶跑道上跑步?

夏日幽幽的蝉鸣在一旁鼓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地面时,操场上便出现一个敦厚的身影,这是一个体型肥硕的男生,他带着耳机,慵懒的慢跑着,时而有小鸟的身影掠过头顶,啁啾着在天空中盘旋旋即又消失不见。男生的步伐并不轻盈,他不属于跑个步都能有异性搭讪的那种,丢在人堆里认不出来,可是他在青春的旅途中独自行走了那么久,付出极大忍耐,不抱怨不解释,有许多人与他擦肩而过,他们匆匆而过,那么轻易地就超越了他。但他依旧像从前那样慢悠悠地享受着跑步,他选择在内心深处的秘境里探寻,去感悟去反思去游荡。他读懂了痛苦、无赖、彷徨、惆怅、烦闷、苦涩、凄凉,在名为孤独的河里徜徉,在暗夜里找寻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芒,泪水早已打湿了脸庞,但他知道泪水挽不回那些逝去的美好,牵制不住时间的步伐。

怎样在最短的篇幅内写出令人窒息的绝望感?

题主说是5000字内,我就恬不知耻的放个高中时期写的小说吧~\≧▽≦~。
【The序】。
我环顾四周,所有陌生或熟悉的面孔都埋在厚厚的书堆里,露出一个个形状相近的后脑勺。白色粉笔书写的“作业提醒”铺满了整块墨绿色的黑板,密密麻麻的粉笔字从我眼中一一掠过,最后我看到黑板的右上角,红色的数字赫然醒目——高考倒计时180天。
夕阳西下,金黄色光线从透过窗户,尘埃在其中上下沉浮。
我重重的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已经带有温度的黑色中性笔,这一刻,我似乎听到了心脏骤然收紧的声音。
我甩了甩头,感觉心中有些东西像是脱离了束缚,又像是一些东西正在碎裂。
“相机、手机、钱包。”我细数着将他们一一放进书包。低声叹息,教室内依旧死气沉沉,空气是一片压抑的海,每个人都是海中溺死的魂。
他们每个人的桌子上都贴满各种箴言,他们的眉头每隔几秒皱动一次,最后有规律的跳向他们的终点——高考。这两个字像一团阴影包围着他们,每次眨眼,每次呼吸,甚至心脏每次的跳动都会使这片阴影更为庞大。他们会一股脑的冲进去,有的人得见光明,有的人在其中永远沉沦,不见天日。明知结局还要前赴后继,这就是未来吗。
我突然有些为他们悲哀了,就像悲哀自己一般。
最后,我站在教室门口,挡住了西下的阳光,视线扫过里面的每一寸地方,静静的关上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再见了。”。
【TheFirst】。
运动场的草坪已是一片枯黄,了无生机,冷风亦寂静无声。
我沿着橡胶跑道慢慢地走着,向着看台走去。从口鼻中呼出的气体在冰冷的室外迅速凝成霜气,只几次呼吸便看不到了,是已经适应这世界的寒冷了么?只是为什么会这么快。
在看台上方,我静静地端着相机,想留住些什么,屏幕上是黯淡的天空、古老的教学楼以及荒芜的草地相连成一片。候鸟不见踪影,风也渐渐停了。
目光望向远方,眺望无尽的苍茫。倏尔发现自己又在伤感过去了,只是陈昊曾经说过,过去的日子就像江南桥下流过的水,江南是永远没有冬季的,所以水也不会停歇,始终是看不到结局的淌着,和人一样。
【Thesecond】。
“就算已经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也不要轻易绝望。”当陈昊苦着脸将这句装十三的话用大号黑色油性笔写在桌子上时,我突兀的在他的头上重重的拍了一掌,意思是……出去浪啊。
“怎么,最近又准备换风格了。”我问向陈昊,又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校门口的保安,在凛冽的寒冬中,他们像一群灰色的企鹅。踏出了校门后长舒一口气,心像辽阔的大海,作为一个住校生这种偷跑出校的自由不是别人可以体会到的。
回头看了看慢悠悠的的陈昊,我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调侃道:“就算从落魄公子进化到了二货文艺青儿,也不用走这么慢吧。角色变了,性子也变了?”。
陈昊用尽可能悲伤的眼神凝视着我,我顿时感到一阵寒气上涌,“其实,季洋你我都明白,我们每个人生在尘世中也就只有一个角色,便是自己。这一出戏,直到死去,方才谢幕。但在结束之前,我们是无法改变自己的角色命运的,改变的只是别人眼中的印象。”。
“哦,我明白了。”我回道。
“你明白什么了?”。
“你确实转型了。”。
“……”。
接下来就是我们狂欢的时刻了。
那一天晚上,我们一起拼过魔兽、去过KTV,最后在一间小餐馆里狂喝啤酒。看着街上的灯红酒绿和远处看不出样子的苍穹,我只是觉得心中像有一股压抑正在逐渐积聚,像陷入了一片沼泽,我大声呐喊,心中好受了很多,我大口吐着脏话,大口喝酒,只是表情越来越漠然。
“他妈的,小兔崽子,骂谁呢?”一个二十多岁的黄毛搂着打扮过度的女人靠近。
借着微微的酒力,我第一次如此疯狂。
“你妈的,老子骂谁你管得着?!”我顺手抄起手边的椅子,不知何处而来的勇气使我用力的拿起啤酒瓶砸在了他的头上,鲜血顺着椅子流到了我的手上,看着这粘稠的红色液体,胸口像有一团火焰在升腾。
“他妈的!”黄毛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一把匕首向我冲来,在若有若无的刀光下,我的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样,窒息般的难受,脚上也像是被绑了万斤重铁,鞋底生了根般寸步难移。
我闭上双眼,世界悄无声息,一切的喧哗都像被隐去,最后只留下死寂的压抑。
“砰!”。
没有想象中的鲜血与疼痛,我睁开眼看到陈昊扑在黄毛身上大喊着:“妈的,老子的兄弟你也敢动?!”。
很快从外面冲进几个同样染着黄发的人,陈昊被他们踹倒在地,同时他们亮出了手中的铁棍像我们走来。这一刻我的瞳中映着陈昊疯狂的笑,很难想象这种时刻他还笑得出,平日里很难猜透对方心思的我们在这时却很清楚的读懂了对方的想法。我一笑,抄起手中的椅子狂喊着冲了上去。
有兄弟在身边,纵然与世界为敌又有何畏惧!。
【Thethird】。
爸妈要离婚了,当我听到听到爸妈对着我说出这个消息时,我正在看《无间道》这部老电影,同时想着下午与陈昊的篮球赛要以怎样的方式让他输的不是那么难看,相信女神肯定会被自己的风姿所迷惑……呃是吸引。只是以我对陈昊的理解,那小子估计也是这么想的。此刻,电脑上的电影正卡到爆,梁朝伟面无表情的站在阳台,字幕上是永恒不变的字,怎么给你机会?。
“哦。”我对着他们应了声,然后旁若无事的看完了整部电影,他们在客厅,静得厉害。
“你们谁要我?”我走过去,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
“孩子,你要明白,父母工作都不容易——”。
“你们谁要我?”我有些不耐,曾经最熟悉的两个人现在却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你看我们都会组成新的家庭,带着你的话——”。
“孩子你也长大了,爷爷奶奶他们会——”。
“你们谁要我?”我反问,鼻子有些酸酸的。
“你爸!”。
“你妈!”。
“好,我明白了。”。
天上的太阳冷得像冰,我一边静静走着,一边默默的阻止着眼中的水分不争气的往下掉。直到路的尽头,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法国梧桐不见踪影,视线尽处是一片滚滚的河。
“你是季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嘿,苏雪。”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耳上带着毛茸茸的白色耳罩,额前齐眉的刘海在微风中轻摆,晃动的黑白色围巾被她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一双眼睛像是镶在雪中的黑宝石。
她是我和陈昊称为女神的人。当初,以我和陈昊的审美观走遍整座学校也就发现苏雪这么一个满分的女神。为此,我还和陈昊同时追过她,只是都没有成功。
记得当初在女生宿舍楼下陈昊曾将九百九十九束心形气球放于青天,而且每个气球上都写下了同一句话,苏雪,我爱你。在远处的我看着天空飘满的气球,心里无限鄙视,同时心中又在不断思量如果陈昊成功之后,我又该怎么做,放弃苏雪还是横刀夺爱……如果我有这个能力的话。
一个手足与衣服的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很可惜,这个问题是不会出现了,在宿舍楼下喊了一天“苏雪”的陈昊却连苏雪的面都没见到,最后,他被教导主任以破坏学校环境以及践踏草坪等理由带走。
“嗯,你怎么在这里。”她的语气很轻。
“心情不好,想抛弃一些东西或者说是忘记一些东西。”我看着她,从她的瞳中闪烁着月华般清冷的光泽,河水上浮起冰块的残尸,滚滚而去。
“嗯。”她坐在河岸边的长椅上,没有追问,看着远方,远处是汹涌的冰冷河水。
我立了一会,也坐了下去。我也忘记了这是第几次理她这么近了,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呼吸。是自从上一次在深沉的夜空下点燃遍地的蜡烛,深情说出“我爱你”而换回那一句“我们不合适”的时候还是因为她生病而翘课去以最快的速度给她送去那一盒写着,“一日三次,每次一粒”的退烧药的时候。
无论怎样在记忆的坟墓里挖掘,我都找不到其它与苏雪相处的经历,我们竟然只是熟悉一点的陌生人,人真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生物,喜欢生活在自己编织的梦中,哪怕已经过着流离失所的十二月。
“你怎么在这里?”良久的沉默后,我开口。内心如死水般平静,泛不起一丝涟漪,这种死寂的平静很不像我,却是我。
“心情不好,想抛弃一些东西或者说是忘记一些东西。”她笑得很调皮,目光却很悠长,像望到了天地尽头。
我读不懂她的伪装,却很清楚的看得出她的忧伤,既然带着面具可以生活的很好,又何必摘下来,有些痛本来就是是自己的,也始终是自己的。
我们都被命运操纵着,自以为幸福的过着同一种撕心裂肺的生活。这一刻我似乎又听到了陈昊在我耳边说话,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嘲笑。
我安静的看着北风中苏雪的侧脸,枯寂的风中我能感觉到这天地之间的气压骤然的升高。
【Thefourth】。
当我和陈昊浑身是血的躺在宾馆时,陈昊突然转过头,“季洋,想不到你这家伙打起架来这么疯狂。“。
我胡乱地答应着,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情况,只记得四处飞舞的椅子和呼啸的风声,眼前流淌的血色和一次接一次的疼痛,直到现在为止我的意识依旧是一片混沌。
“那几个家伙也不会比我们好受多少。”我咧动着破碎的嘴角,不理会渐凉的鲜血从嘴边流下,硬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
陈昊哈哈大笑,我也能看到他那件有血染红的白衬衫上带着怎样的狂野。
“还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么?”陈昊脸色苍白,从他的口齿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什么?”我的意识有些模糊,眼中的一切都像幻境。
“我们生来便是孤独的,像狼一样流浪在汹涌的人潮里,但那里不是我们的根,我们这种人生来便注定相拥取暖,像飞蛾一样为了微弱的火光赴向烈火。”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有些严肃,也有些我不懂的压抑,像暴风雪到来前的黑夜。“现在活着又有何意义,这规则已经沦陷的社会、这人情已经泯灭的生活,不是我们想要的,像我们这种人还是太少啊……”。
陈昊的声音渐低,我安静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在一阵潮水般的疲惫侵袭而过后沉沉睡去,梦中陈昊那忧伤而又无奈的话语一遍一遍的响起,在浓稠的黑暗中响彻。刚刚过去的一幕从我眼前重新展开,只是这一次我看到了地面暗红色的鲜血和自动退开的人群,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喂,对就是在我们经常来的餐馆,打群架啊,快来……”。
“老公,你说他们谁会赢啊……”。
“会不会死人啊,还是赶紧离开吧……”。
最后的时刻我看到黄毛从腰间抽出的匕首,稳稳的插在了陈昊的背后,又被陈昊一凳子轰倒在地,没了声息,只是自己在血泊中无意识的和几个家伙厮打,随后,陈昊拉着我冲出人群,他对我说,疯狂过后,一切便无所畏惧。
我惊醒而起,地面上一片黑红,血腥味熏鼻,陈昊磐石般睡在床上,身下是冰凉的血,床上是冰冷的躯体,我从他的身边捡起一把森寒的匕首,看着东方初生的黎明,心里越来越冷。
“我们终究是孤独的,不论怎样改变。”。
【Thefifth】。
辽阔而低沉的天空洋洋洒洒的飘起雪绒,像尘埃般在空中下落。
我仰起头看到无数黑暗的阴影附在雪上落了下来,胸口又开始痛了,已经结痂的伤口传来貌似撕裂的痛觉信号。
这一片空旷的操场在雪中显得无边无际,在纷扬的雪幕后是一幢幢教学楼上透过窗户而出的愉快眼神、是街上明亮的白色红色的灯光和在天空穿行而过的飞燕化为黑色的利剑直刺白色的苍茫。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
突然一个明亮的光焰般的黄色小点跃入我的视野,我走了过去。
我坐在苏雪的身边,再一次望着她的侧脸,任由雪花落下。她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她说这代表希望。
希望也只是希望而已。
“我爸妈死了,车祸……”她在我的身边哭的了无声息。
我在一瞬间掠过无数的思绪,像暗流涌动,最后停在陈昊这个名字上,“曾经有个家伙对我说过,就算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也不要轻易绝望。”。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展颜一笑,风雪飘摇。
她轻轻地将侧脸靠在我的肩上,语气也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如轻飘飘的羽毛,“我们是孤独的么?”。
视线停在远处,我不忍告诉她答案。
在厚重稠密的风雪中,这一刻城市没有了喧嚣,一座座高大的楼房在地面上拔地而起,如永恒矗立的墓碑。这些石头内部被分隔成一个个不同的小小牢笼,燃起温暖的火焰。人们生活在其中,分不清存在与死亡。
“我们去流浪吧。”她靠在我的肩上轻声。
我站起身,却像陷入了冰冷的沼泽。

如何用一段话潇洒地描述自己的大学生活?

该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还好的。
没有高中时的对异性怦然心动的感觉。
收获了友情然后毕业时大家相看相厌恨不能此生不见却还是各自留言了那些久远的记忆里被对方感动的小细节然后各自挥别各自珍重现在各自不见各自安好。
印象深刻的大三大四冬天深夜夹在南北方中间的江南大风天气躲在无人的地方放肆痛哭眼泪鼻涕一大把第二天早上醒来双眼肿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相熟相交但还保持点距离的朋友漫不经心的问:你这是怎么弄得?用轻松地语气回说:被蜜蜂蛰的然后话题就此带过。
也还记得冬夜去跟舍友去晚自习路上有说有笑好吧心里务必清楚自己难过的要死无法发泄舍友去教室我去了图书馆分开后自己傻逼兮兮的背着书包从住的南校小区顶着寒风背着书包绕着学校的大马路独自去了北校区靠西方向的操场绕着400米的橡胶跑道一个人走了10圈当时心里无悲无喜。
在宿舍和舍友嘻嘻哈哈的说笑着然后莫名的走出去找个无人的角落放声痛哭自己都承认真的是个成熟、虚伪、懂得控制情绪的大人了。

也有朋友撮合的开始得太快决心认真被认真的辜负然后信任不起来期间各种不真实也有各种戏剧但认真过的只是时间很好慢慢了解发现不了真心然后分道扬镳。
写出来的只是一部分大部分的回忆只能自己独享语言难以表述重要的是不管期间各种辛苦、难过、快乐、努力、过错、错过认真与否都是自己独一无二的经历没有后悔的必要也不必从来。

如何用平淡的语气写出虐到让人喘不过气,或让读者感到震撼、震惊的感觉?

“我自娘胎落下来细细算来也就大哭过三次。”。
“第一次嚎哭是因为面对这个世界自己无所适从,因为恐惧,因为无可预知自己的前路,因为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而哀嚎。那之后我仿佛明白了人生。”。
“第二次则是在我爷奶家,那时我应该不超过三岁,看着电视却无端想起终有一天他们终将因为老去而离我而去,只是我始终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知道去世的概念,我哭了一晚上,爷爷奶奶问我为什么哭,我吱吱呀呀把自己想的说完,而他们只有沉默。那之后我仿佛明白了生死。”。
“第三次是七岁,自己与大院里的朋友夜晚在学校的操场嬉戏,彼时橡胶跑道围着的圈里杂草长的能没到小腿,我很开心,躺倒在草坪里哈哈大笑,看着月亮笑到没劲,笑到哭泣,渐渐的哭声与笑声贴合在了一起,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说古人秉烛夜游,今夜不外如此,只是怕从此再无如此快乐的时光了,所以我哭。他们不理解,也无法明白,正如我到现在也不清楚为什么看到月亮便知道了古人秉烛夜游的概念。那之后我仿佛明白了尽欢。”。
“从此我的心情便开始淡漠了起来,似乎任何关于我发生的事都没有办法影响到我,幸福的事尽管我能体会到但没法使我笑起来,悲伤的事使我悲痛却没有办法使我流泪,我觉得一切事都无关紧要——尽管我清楚对于那些事我应该表达怎样的心情。”。
“我成了人群中的一个异类,尽管无人问津,谁都不会察觉,只是我始终觉得我同这个世界的人们之间有着隔阂,我试图理解他们却不得其法——我甚至曾以为只要找到人予我救赎就好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人们总归会相互依靠,哪怕再孤独的人也会有知心好友,在其患难之时也会有伸手搭救的生死之交,人是互相需要的。只是我是不被需要的,正如同我从未需要过别人。”。
“后来啊,记得是自己读书上了大学,自己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孤独而特意去找那个与我相伴之人,我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救赎,可以去填补我内心的空洞,我可以变得同常人一样——可是我错了。”。
“有一次有个人突然对她说‘他’出事了——一个我没有听过的名字,听到这句话我看她眼睛刷的红了起来,泪水盈眶而出——不过在那个时刻我并没有为女友旧情难忘而去悲伤愤恨,而是在想着,如果出事的是我的话,她未必会如此伤心。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没有任何人会为我如此伤心难过。”。
“我啊,是不被需要而去存在在人们美好的记忆里的。这种人过个二十三十几年就会被人群忘记,像一阵风一样,对任何人来说只是他们人生中转瞬即逝的过客。”。
“所以我提出了分手,并在毕业后,选择了只身在人群中游荡。”。
“如鬼一般,如空气一般,人们不注意,自己不注意,乐土上独建属于自己的乐园,思考着属于自己的一切,尽管只有一丁一点,渐渐忘了哀愁。”。
“他们找到我时,我正在垃圾堆上试图搭建一张座椅,独我一个人的王国里只属于我自己的王座——干这种事也只是我觉得干这种事很有趣而已。”。
“他们把我从王座上拉扯下来,让我住在了这里,并叫我忘忧之人——不过的确是,我似乎真的不知道忧愁是什么了。”。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伟大而不知名的魔女”。
“喵!”。
“哦,还有她的猫。”。
那人在镜子那一边诉说完了他的故事,便凝固下来并静止不动了,像是一副肖像画一样。
“挺没意思的。”。
魔女说着。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喵~”猫舔了舔自己的手说着。
“奇人百景画像馆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故事喵~往下还看不看呢?”。
“没意思没意思,走了啦!”。
魔女拽着猫的尾巴把它给扯走了。
留下一副名为《忘忧之人》的画框。
“忘忧之人虽说没有忧愁,但是也不快乐呢,喵~”。
猫走着走着打了一下呵欠。

跑步在柏油路面好还是塑胶跑道好?

在马路上跑和在塑胶跑道上各有优缺点,不过题主这个问题的重点在于解决——不管在哪种路面上跑,都要尽量做到减少对膝盖的冲击,当解决了这个主要矛盾,再根据实际情况去选择在哪里跑步都不会是太大的问题了。先来说下路跑和塑胶跑道的优缺点。
路跑拿被使用最为广泛的沥青路面分析,沥青类结构层本身属于柔性路面范畴,但其基层除柔性材料外,也可采用刚性的水泥混凝土,或半刚性的水硬性材料。
优点1简单方便。
不用刻意到达某个指定地点,只要想跑,不论何时何地甚至出差出国都能最快找到“跑道”。
2不受时间限制。
几乎24小时全年无休为你敞开,不用担心“营业时间”。
3视野开阔环境多变。
开阔的视野和变换的环境能够缓解比较枯燥重复的跑步动作,通过变换的街景等调整心情,减少跑步带来的疲劳感。
4路面较平整。
市政府一般会定期对马路进行维修和维护,鲜少有常年残破不堪的马路路面,跑起来较为舒适。
5适应马拉松赛道。
一般来说,马拉松或长距离的跑步比赛都会封路后在公路上进行,在这里跑步可以提前适应比赛路况的感受,让身体适应。
缺点1交通安全。
既然是马路,就会有行车来往,汽车还好,特别是不规范行使的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等会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
2路面有坡度。
我们在马路跑步的时候一般都会在最侧面,但侧面为了方便排水,大多数都会做成有一定坡度的拱形,在跑步的时候容易一深一浅。
现实中的公路(尤其是靠近马路边缘)往往都有明显的弧度,长期在一侧跑步就会有这个问题,俗称地面倾斜造成跑步时的“高低脚”。最好的方法就是经常变换道路比如折返,而不要一直不变。
3路面不像塑胶跑道有弹性。
马路的设置是为了行车宽敞和平稳不打滑,路面一般都是有石子砂砾沥青等材质压制平整,为了行车安全也并没有弹性,对较大体重的跑者来说不是很友好。
塑胶跑道由聚氨酯预聚体、混合聚醚、废轮胎橡胶、EPDM橡胶粒或PU颗粒、颜料、助剂、填料组成。
优点1平整度好。
路面平坦、没有倾斜或拱起。
2抗压强度高。
硬度弹性适当,对较大体重跑者友好,能明显感受到发力的反馈。
3安全性高没有车辆来往。
缺点1不方便。
一般来说,塑胶跑道都会设置在公园、学校、体育馆等固定场所,除非离得近,否则要特意赶在开门时间之内过去,恐怕不少人难以坚持。
2环境单一。
塑胶跑道的标准距离是一圈400米,如果你今天的跑步目标是10km,那你要在这里画上25圈,很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和厌跑情绪。
3拐弯太频繁。
跑一圈要拐4个弯,如果按照10km换算,则需要拐100个弯,如果长期按照同一个方向这样跑,有很大可能会影响身体肌肉左右的失衡,甚至引起因左右触地时间不平衡带来的伤病。
4甲苯和二甲苯超标。
塑胶跑道是由聚氨酯橡胶等材料组成的,而劣质的聚氨酯内会残留较多没有聚合完全的单体,这也是对人体有害气体之一。高质量的塑胶跑道还好,如果遇到劣质的塑胶跑道,就比较糟糕了。在跑步时本来就会吸入比平时更多的空气,如果您闻到刺鼻的气味,就尽量换个地方跑吧。
最后再来重点说一下最关键的问题——。
如何减少对膝盖的冲击?跑步的脚部动作可以分解为腾空和触地两部分,而运动伤害(包括对膝盖的冲击)主要发生在触地期间,原因在于——触底时间越长脚部膝盖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我们看到的很多跑步高手都保持着较高步频,这样能一定程度上减少触地时间。
关于触地时间的专题请看这篇:跑步的「触地时间」是什么意思,为何高手的触地时间那么短?。
提高你的步频在一开始跑步的时猴不要一味追求像高手那样的大步幅且高步频,不少人在开始的时候跑的太猛,不久后就受伤了,我们建议您先从小碎步开始跑起。
有些提高步频的专项训练里会有短时间快步跑这个环节,例如6-8次的10秒钟快步跑,例如百米距离的小碎步前掌跑,都会让你更快适应高步频小碎步的跑法。
切记高步频不等于高强度,一开始速度慢点无所谓。等到后面养成了能以高步频+前掌落地的跑法完成脚长距离,且心率(训练强度)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再配合节拍器(比如:每分钟设定180,或者每秒3下,有专门的跑步节拍器,有些跑步手表也带有这功能)训练,身体会逐渐记住这个频率。
讲究触地平衡跑步动作简单分解到脚部,就是脚掌交替“拍打”着地面前进的过程。
这过程里,双脚接触地面的时间被称为触地时间,左右脚触地时间所占总触底时间的比例则被称为触地平衡(又称「左右平衡触地时间」、「GCT平衡」)。
很多人的伤病都发生在其中一条腿,鲜有两条腿同一部位同时出现状况。除去本身腿部可能潜在的先天问题,这多半触地平衡失衡就是罪魁祸首。
在理想状态下,左右脚应该完全平衡(50%-50%),此时你的身体维持在稳定状态,几乎所有力气都用在让自己向前直线行进。而当触地平衡出现偏差,则意味着身体出现了失衡状态,单侧的压力负荷过大,这就可能导致受伤状况的出现。
平时在跑步的过程中要多观察自己的左右触地平衡和身体的直观感受,从鞋底磨损的情况也能看出左右脚的不同,如果有一只的磨损相较更加严重,抛开先天原因,那很可能会和你的跑姿以及左右触地平衡有关系,及时的做出调整或者咨询一下专业人员,避免跑步这件本来应该更健康的事情而造成受伤,这就得不偿失了。
感谢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hxlib.cn/zhishi/183846.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