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的人物描写,蒲松龄小说《聊斋志异》“婴宁”人物形象分析

《聊斋志异》是我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的高峰。鲁迅评价它说:“虽亦如当时同类之书,不外记神仙狐鬼精魅故事,然描写委屈,叙次井然,用传奇法,而以志怪,变换之状,如在眼前,又或易调改弦,别叙畸人异行,出于幻域,顿入人间,偶述锁闻,亦多简洁,故读者耳目,为之一新。”在《聊斋志异》中,蒲松龄以理想主义的笔触塑造了一批敢于藐视封建礼教法规,按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事的血肉丰满的女性艺术形象,憨直任性的婴宁,活活泼机智的小翠,多情狭义的秋荣、小谢,温柔拘谨的青凤,绰约可爱的聂小倩,意绪风流的林四娘等等。《婴宁》的女主人公就是其中之一。
《婴宁》写的是狐女婴宁与王子服真诚相爱,并终于结成美满婚姻的动人故事。表达了封建社会中青年人追求坚贞,纯洁爱情的美好向往,也揭露和鞭挞了封建制度对人性的压迫。对婴宁的形象,作者更倾注了极大的热情,称其为“我婴宁“,成功的人物形象的刻画,确立的《婴宁》在《聊斋志异》中的艺术代表地位。本文通过对婴宁成长环境、性格特征、形象意义三方面来分析其人物形象。
一、人物的性格同“花”“狐”原型特征与全文线索完美結合起來。
婴宁作为一名狐女,是“非人”的一种存在,这种情况是《聊斋志异》中极为常见的妖精狐媚类的女性类型。她是狐母之女,由鬼母养大,从一开始就受到封建社会的摒弃,但她一出场,就是笑容伴着鲜花,“撚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论美貌可谓绝伦,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完全没有被遗弃孤儿那种愁容,而她之所以没有愁容,是因为婴宁自小生活在:。
“门内白石砌路,夹道红花片片坠阶上,曲折而西,又启一关,豆棚花架满庭中。肃客入舍,粉壁光如明镜,窗外海棠枝朵,探入室中,裀藉几榻,罔不洁泽。”的环境下,又有花园“细草铺毡,杨花糁径。有草舍三楹,花木四合其所。”婴宁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没有受到世俗的干扰和约束。
而在婴宁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便是与鲜花相伴。她的少女时所居住的山村,处处是花,到王子服家之后,爱花成癖,甚至不惜当掉金钗四处购置良种,在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花。鲜花在小说中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以大自然中美丽的鲜花来象征婴宁的的美丽和纯洁,以花衬人,以人比花,将婴宁花一样的容貌和内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此外,王子服和婴宁的爱情一是由于花而引起的,园中的对话更是围绕花来进行。是花引起了王子服勇敢的追求,使他得以接近婴宁并最终实现完美结合。
二、典型环境熏陶出的典型性格。
婴宁自幼受鬼母养育,生长在:。
“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行,止有鸟道。遥望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村落,下山入村,见舍宇无多,而意甚修雅。北向一家,门前皆丝柳,墙内桃杏尤繁,间以修竹,野鸟格磔其中。”。
世外桃源的环境中,没有人管束,众所周知,在封建礼教重重压迫之下,女子有所谓“三从四德”“行不露趾,笑不露齿”,然而婴宁却蔑视这些礼教的清规戒律。
究其根本,她的蔑视完全是由于“不知者无畏”。这和她从小的生活环境有着密切联系。所以,她“年已十六,呆痴如婴儿”如同孩子一般纯真烂漫。婴宁性子憨,王子服多次向她含蓄地表明心迹,她都没有懂,等到王子服直言对她有夫妻之爱,欲“夜共枕席耳”,她却“俯首思良久”,最终回了一句“我不惯与生人睡”可见她甚少受世俗的熏染,仍然保有无暇的天真。婴宁爱笑。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笑着面对,婚前她的笑让王子服一见倾心,婚后她的笑缓解了和婆婆的矛盾,给婢女解围,她的笑容“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也是她的应对一切的武器。
她还心直口快,看到王子服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就“顾婢子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等到鬼母询问时,直言“大哥欲我共寝。”让王子服“大窘,急目瞪之。”同时,她还“爱花成癖”甚至到了“窃典金钗,购佳种”的地步,于是几个月后,王家就“阶砌藩溷无非花者。”爱花的喜好让她的性格又添一份天然纯真。
当然,婴宁又不单纯是纯洁天真的,她有着狐狸的狡黠,她故意向鬼母说出王子服的告白之语,惹得王子服尴尬又紧张,但是实际上婴宁心知鬼母耳聋,听不清话,不过是作弄王子服罢了。在西邻子觊觎她的美色时,她“不避而笑”,让西邻子以为婴宁对他有意,婴宁设计让西邻子把枯木当做自己,使得西邻子被毒蝎所蛰。从这又可看出婴宁的聪颖狡黠。
婴宁的性格的基本特点,就是善良和孝顺。婴宁虽憨直爱笑,却也不是没心没肺的,她在婆婆教训她时会为了家庭而妥协改变自己,会为了“老母岑寂山阿,无人怜而合厝之,九泉辄为悼恨”而伤心落泪,请求王子服为鬼母移葬。这些都表现了婴宁的善良和孝顺。
三、讴歌男女情事,寄託人生理想。
“婴宁”之名,取自庄子所说:“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作者极力地赞美婴宁的天真,正寄寓着对老庄人生哲学中所崇尚的复归自然天性的向往。
在《婴宁》篇里作者为其主人公设置了两个典型环境。婴宁未入世俗前是生活在一种纯自然的环境中,包括她的居住环境和经常与她接触的人,这种环境构成了她“嬉不知愁、天生爱笑”的独特个性。作者在小说中两次写到她手拿花把玩,先是“拈梅花一枝”,后来又“执杏花一朵”,而且她家的园子里也到处是花。到了王子服家后,更是“爱花成癖,物色遍戚党;窃典金钗,购佳种,数月,阶砌藩溷,无非花者”。看来,婴宁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似乎就是花,作者让她一生与花相伴,不是闲笔,我们都知道,花是大自然的象征,是美的象征,作者让婴宁以花为伴,其实也在隐喻,婴宁就是一朵美丽的自然之花,一朵未受尘世浸染的自由盛开的花朵,她不仅如花般美丽,也如花般纯洁。她是作者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她的美是一种纯天然的、不加雕饰的美,这种美的存在正是作者所追求的至高境界,一种纯自然、纯真的人的应该存在状态。
作者为了表明自己这种对理想的体悟和向往,极力地批判社会的黑暗,他让婴宁这颗天真纯净的心灵来到人间,这也就是作者描写的另一个典型环境。作者将她放在世俗社会中,在这里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封建礼教对人的压抑使人的天性已被扭曲。从此,真诚与虚伪,善良与邪恶,勇敢与怯懦便展开了一系列的矛盾冲突。伴随着开怀的笑声,王子服把婴宁带回了自己家中。从此,王子服的家里充满了婴宁的吃吃笑语,这种笑声很富有青春魅力,笑声所到之处皆合欢忘忧,“然而这只是从那个没有人间污秽的环境中移植来的笑,在一段不太长的时间里所起的作用罢了。黑暗的现实,邪恶的势力和世俗顽固的偏见,交织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力图改造它,扭曲它”。就这样一个嬉不知愁的天真女子,入世后受到了摧残,她的爱笑,造成了对西邻浪荡报复性的恶作剧,被其父诉至公堂时,才严容正色,始不复笑。
我们注意到,婴宁将爱笑与爱花都做到了极致,但婴宁从最初时的爱笑到最后的“不复笑”,这个不属于人类不长于世俗的女子最终也是选择了嫁人生子然后过平凡的生活。这一转变正好是她从原来生活的自然状态转入世俗社会后所形成的结果,婴宁的“不复笑”就是对这种世俗环境的无言抵制和反抗,世俗社会压抑了她的自然人性,抹煞了她作为一个自然之子纯真、自然的笑。从世俗考虑,只知道笑的呆女孩长大了,她懂了人情世故,知道不能随意给人教训,所以她不再嘻嘻哈哈,反而与丈夫可以交心然后合葬父母,她嫁了人生了孩子,她同为狐妖的婢女小荣也嫁了。一切看似回归了“正常”,但是这个“正常”的代价是独属于狐女婴宁的天真烂漫、娇憨可爱也一并消失了,成为了一个泯然众人的妇女。“笑”的丧失其实就是她自然天性得不到伸展的结果,这种纯真的“笑”的丧失,使人们为美好的事物被毁灭而伤感和痛惜。
婴宁改变的转折点在于她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手段让西邻子自食恶果之后被告上官府,这个情节让人不禁想起《红楼梦》中“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的内容。也许有人会觉得王熙凤与婴宁所选的方法有些过于残忍,虽不是亲手所害但到底是一条人命,但是要知道这一切的前提是男人先动了恶念。不管是贾瑞还是西邻子,如果他们没有对女人的觊觎,自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殒命。婴宁用了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保护了自己,但最后的结果是王子服替西邻家求情,还被王母以“憨狂尔尔,早知过喜而伏忧也。邑令神明,幸不牵累;设鹘突官宰,必逮妇女质公堂,我儿何颜见戚里?”来批评。其实王母的话说得并不重,但传递给婴宁的意思就是她的做法是错误的,会牵连到自己的丈夫,这些人对名声的重视要超过对是非对错的重视。然后,婴宁长大了,她不再笑了,即使刻意逗她她还是不笑。这就是作者所刻意制造的反差。一点也不笑其实也是一种极端,这与婴宁本来的极度爱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婴宁看似是回归了“正常”,但她又真的正常了吗?显然还是没有,狐女婴宁的最终消失是世俗对童真的吞噬,这是更高层次的悲剧,不单属于婴宁,还属于封建社会中广大受压迫的妇女。
“婴宁”之名取自于《庄子》,庄子所谓的“撄宁”是指一种得失成败都不动心的精神境界,蒲松龄在一首诗里这样写道“闭户尘嚣息,襟怀自不撄”,用的就是这个意思。婴宁是蒲松龄理想中的女性,她天真烂漫,全身透着自然气息,想说就说,想笑就笑,生于自然长于自然。这样一个人物,应是不受任何礼俗的约束。然而当她进入世俗以后,由于封建礼教的压抑和摧残,那源自心底象征自由、自然的笑声最终无法保全。笑声的消失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理想人生的幻灭,造成这种毁灭的,恰好就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封建礼教,因此,要领会作者真正的创作意图,应从作者的生平遭遇出发。
蒲松龄一生都在考场中摸爬滚打。19岁那年初应童子试,便以县、府、道三试第一进学受到当时做山东学政的文学家施闰章的奖誉,“名藉藉诸生间”,这一次的成功使蒲松龄对自己以后的人生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和期望,然而此后多次考试都名落孙山,科举的失意严重挫伤了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社会缺乏公正廉明,他的理想难以实现,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使他对人生,对世界充满了悲愤,在现实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他只能通过文字释放自己。”《婴宁》篇从头到尾其实都是在写人,作者只是给它罩上一件狐的外衣,作者创造了一个理想状态下的婴宁,她集中了女子所有美好的品性。作者又深刻地意识到,这类人是无法在那样的社会中存在的,她们只能生活在虚幻的、“世外桃源”式的环境中,永远只能像“水中月,镜中花”般漂浮在人们的想象中。
我们由《婴宁》篇可以看出:婴宁是当时社会女性形象的代表;更可以观照蒲松龄的理想人生状态,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完全自然的人的存在状态,这种生存状态是作者渴望的,同时也是当时的社会所无法容忍、竭力要扼杀的。列宁说过“文学表现什么,就是社会上在呼唤什么”。处在封建专制集权压抑下的人们的心灵已经被扭曲,他们天性在这种压制中不断生出许多腐朽丑恶的东西,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是不会容忍自己对这种丑恶保持沉默的,这也正是蒲松龄写《婴宁》篇的用意所在,即对理想生存状态下美好人性回归的呼唤,同时反衬现实世界对人性的压抑和摧残。不仅《婴宁》篇如此,整个《聊斋志异》其实体现的就是蒲松龄对人的生存状态的思索和对理想生存状态的追求。
结合了很多大佬的文章和观点,侵删。

《聊斋志异》里塑造的人物形象是基于当时的社会现实还是脱离了社会现实?

文学历来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比照西方现实主义大师巴尔扎克的著作,你会发现聊斋本质上还是借神鬼以刺世事,夸张程度或许还不及《人间喜剧》,自然不能说是脱离现实。
只是受限于志怪小说体裁,所以部分情节、人物(或者说鬼物)略显荒诞,不切实际(但也可以说是长于想象夸张)。《聊斋志异》终究是志怪小说,自然不能像《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一样真实的反映社会现状。

有哪些特别少女心的诗句?

要说少女心的句子,当然是《聊斋志异》中《婴宁》一文。本科时唐宋元明清文学课一位陕北老爷爷讲聊斋,婴宁这个人物形象让我印象深刻,时隔多年至今依然难忘。特选取自认为最能体现少女心的一处来分享:。
生曰:“我非爱花,爱拈花之人耳。”女曰:“葭莩之情,爱何待言。”生曰:“我所谓爱,非瓜葛之爱,乃夫妻之爱。”女曰:“有以异乎?”曰:“夜共枕席耳。”女俯首思良久,曰:“我不惯与生人睡。”。
婴宁是一个爱花爱美爱笑的女子,最后一个对话尤显示出她的少女感。

从女性形象看《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是我国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所著志怪短篇小说集。据说,蒲松龄先生曾经以开茶馆的方式,向客人们收集各种各样的志怪故事,经过整理加工,收录进了《聊斋志异》中。而“聊斋”,则是他的书房的名字。
《聊斋志异》中,最多的一类便是爱情故事。其中不少经典的故事都被多次翻拍为电影、电视剧。我因为从小看这一类的影视剧比较多,很早以前就因为好奇去看过很多故事的原文。由于之前《中国古代文学史》的学习,我再次去重温了原著。
很多故事在原著中虽然篇幅不长,但对主角人物们的刻画可谓入木三分。尤其是其中不少女性角色的形象,尤为经典。
比如故事《聂小倩》的女主角聂小倩。她虽然十八岁身死,但作为一个鬼,仍然心地纯善。她不愿为妖怪夜叉所利用危害过路之人,被男主角宁采臣的正气打动,爱上了他并助其躲过一劫。后她跟随宁采臣来到他家,帮助照顾他生病的妻子,侍候他的母亲。采臣一家知她身份,但因宠爱都不拆穿,像对待常人一般对待她。在采臣第一任妻子病逝后,小倩嫁与他。夫妻一同除掉了前来报复的妖怪,后生有两子。
小倩虽为鬼,但一心向善,知恩图报。身世悲惨却不失善良本性,对自由与爱情不失向往,最终也得到了美好的结局。这样的女主角,向来是被古今读者所欣赏的。
再比如故事《婴宁》的女主角婴宁。她是鬼魂与狐仙所生的女儿,单纯善良,乐观爱笑。同时,她也是一位孝女。她设计嫁入男主角王子服家,是为了能帮助母亲与父亲并骨。过门后,她被王子服的一片痴心打动,二人好好在一起生活,并生有一个与她一般爱笑的孩子。
婴宁的单纯与爱笑,实际上是一种人非常自然的状态。或许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如同婴孩那般想笑就笑。在现实里,尤其是蒲松龄所处的时代,是非常难得少见的。婴宁这样的状态,象征着作者对自由的一种向往,与对封建礼教的抨击。
而涉及到女同性恋的《封三娘》则是个比较特别的故事了。美貌的狐仙封三娘爱上了名门大家闺秀范十一娘,像闺中密友一般往来相处。但这种离经叛道的爱情在当时的社会情况下是不允许存在的,所以封三娘才亲自为自己所爱之人选择夫婿,在范自尽后将她复活。
虽然最后范与孟安仁夫妻的结局很好,但封与范的感情终究没有得到成全。这是一种必然,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这般感情是不容于世的。也正是因为不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这个故事才显得尤为凄美。封三娘的付出才显得更为珍贵。
翻开泛黄的书卷,一抹抹倩影浮现眼前。无论身份地位,她们美丽善良,智慧机敏,忠于感情。她们身上,寄托着蒲松龄先生对自由美好的向往,反衬着对社会现实的不满。
千古红颜,跃然纸上。

《聊斋志异》中甯采臣说“生平无二色”最后为什么不光娶了聂小倩还纳了妾?

其实啊,聊斋里面有很多故事是让现代女性惊破三观的……。
什么对坏到完全跌破底线的恶婆婆逆来顺受,被践踏成泥还要继续孝顺婆婆的圣母儿媳啦。
什么生不出儿子,丈夫坚贞不找别的女人,就让别的女人假扮成自己跟丈夫OOXX生儿子的啦(这位大哥貌似也说过“生平无二色”的言论,不肯纳妾找别人,所以在蒲老先生笔下,无二色应该就是不爱第二个女人)。
什么跟好基友腻腻歪歪又怕伤害对方最后把自己的美貌表妹送给对方当同妻的啦,关键是最后还应基友之恳请扮女装委身权贵,等人死了再把钱财搬回来送给前基友……。
至于欢欢喜喜和人共侍一夫彼此亲亲热热如姐妹的,那都是小意思。
蒲老先生脑洞清奇,故事确实有趣,但是描写起女性角色来,终究免不了略带种马风格,再加上所处年代……呃……聊斋是一部记录见闻和自行想象结合的短篇小说集,有原型的女性角色可能还算靠谱(然而基本都是反面角色),自行脑补的……好多就只能呵呵了。
PS:题主不知道经典评剧《花为媒》其实是根据聊斋志异里《寄生附》一篇改编的吧。
原文是一篇男主为了女人要死要活,见异思迁,最后还能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的故事。
然而花为媒多加了一个男性角色,结果变成了阴差阳错李代桃僵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皆大欢喜的故事……新凤霞版的张五可各种傲娇各种萌,哈哈哈。

《聊斋志异》到底想表达什么。

文赖温柔。
一直都对民间神奇故事类的剧比较感兴趣,这两天偶然看到聊斋,于是就又把《聊斋奇女子》这部剧翻出来重温了一遍。我着重看的章节是《聊斋奇女子之辛十四娘》篇。
现在就借这部剧把我的一些领悟,以及内心深处的世界观写出来,如果我的读者能够在观看这篇文章时,能够为自己的世界观补充到或多或少的信息,那便是这篇文章的用处了。
聊斋奇女子这部剧是导演根据聊斋志异里的框架和人物改编的,拍得很好,剧中所表现的思想深度也可以说是很OK。咱们在这里就先不计较这部文学的袋子是谁编做出来的,咱们着重聊聊这袋子里的东西。
聊斋志异里的大部分故事都是蒲松龄根据民间传说改编而成的,里面的故事多是以人间为背景,描写人与精灵怪力的各种纠缠,在蒲松龄的笔下,不仅描述出了另一个更繁杂的世界体系,更是将人性习气以及社会样貌细腻地呈现了出来。同时揭示,世界并不单由人类组成,除人之外,自然界还有许许多多千奇百怪的其它能量,在人与妖神鬼魅的错落掺杂下,世界还存在着另外一套运行法则。
放眼中国的整个文学史,很多杰出的文学大家都对自然界的组成有所涉及,在他们的文学作品当中,人绝不是唯一存在于自然界的,在隐晦的自然界中,还存在许许多多隐秘复杂的能量,这些思维缜密深邃的文学家们,都涉及到了相同的话题,且统一地通过他们的文学作品揭示这世界的另一番模样,另一套规则,仅仅就这一点,我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深思。
不需要纠结什么有神论与无神论,我们只需要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未知和敬畏,然后用心去感受生活,细心体察这个世界的能量就对了,阅历经验加上思维逻辑,静心去思考古人的各种暗示与推测,自然能感悟出古人所感悟过的一切。你也能得到最终的领悟。
对于那些思维天性敏锐,深邃且缜密的人来说,真相总是离他们更近些,也正是由于这份敏锐和深邃,这些人才能成为哲学家或文学家。对于此类人的感悟,我们需要做的应该是审视和体会,而非无视和拒绝,因为敏锐即先知,世界的真面目,永远只被少部分人窥得。
《聊斋奇女子之辛十四娘》这个章节,讲述的是一只心地良善但不懂情爱的狐妖十四娘,以修道成仙为志,一心行善积德,研习修行方法,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心仪的男子冯生,冯生不介意其狐妖身份,与之结成连理。两人经历波折,经历磨难,在这个过程,十四娘由“无情”抵达“有情”,终于体会了情爱,也体会了世间人情冷暖,在充分见证了人性与社会样貌之后,感悟出最安详最解脱的心境,由此超脱,最终得道成仙的故事。(实际影片要比我概括出来的更有趣)。
(辛十四娘章节是刘诗诗主演,整部剧的导演是李国立,2007年上映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
这个章节拍的很好,也展示了很多信息,我也很认同的信息。
1.。
这个世界并不单由人类构成,人类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茫茫天地,人类有何德自居唯一?这个世界多的是我们想不到的事。
在另外一套规则里,鬼神有性无命,草木有命无性,禽兽性少命多,唯人能全之。
花木鸟兽可以成精,阴灵可以作怪,人受肉体的牵绊无任何神通,但人可以通过解密自然得到窍门制约其他物种(比如道士制服妖魅),世界由多个领域构成,所有领域互相制约又互不干涉,难免有越界者时,也早有因果等着他们。这个世界的规则早已无比完善。
人类世界属于全领域的一个中间地带,人类世界拥有全领域最丰盛的物质,最繁富的景态,得到生命的灵魂变身成人,失去生命的灵魂幻化为鬼或过渡为神,拥有机缘的生物成妖成精,所有物种寄居在同一个空间,他们和人类世界的物质进行纠缠,和人类进行纠缠,所有执念和生命力缠绕在一起,整个人类世界既乌烟瘴气,又繁荣复杂。
2,。
人同时具备肉身和灵魂,也具备最全面的感受和灵智,人属于这个世界多个领域的过渡者,但也正是由于肉体,人类注定无法摆脱某些生命属性,肉身与灵魂的不相协,增生了人们无数烦恼,难以熄灭的生命属性也使得人们常常过度伶俐,由此失去最大灵性。在由庞杂人性组成的社会体系中,肉体与灵魂不相协的人类因此生活在重重心智迷障中。
人虽然无神通,但却是所有生物中拥有最全面感受的生物,人生来便具备情感,拥有情爱的需求,而情爱,才是一个生物灵性的发源。
跋涉在执念里的生物,看不到前因后果,将一直颠簸在轮回里,而拥有深沉情感的生物,将从情爱里感悟出自己,感悟出世界,感悟出个体间的差异,由而熄灭执念,熄灭生命属性,回归自然,获取解脱。
佛学里说的,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其实就是这个意思。每个人都拥有醒悟的基础,若是能从小情小爱中观看到世界,观看到因果轮回,观看到人性,体会到众生的苦难,以及众生苦难的源头,由爱自己爱他人,推而广之,悲悯众生,那你便能解脱,你便能成佛(和道学里成仙是一个意思)。成佛的意思就是醒悟,得到智慧的意思,不再受个人执念的纠缠,从而摆脱时间空间的限制,携带灵魂获取完全的自由。
这与佛学里说的另一句话“度一切无情众生为有情众生”同样不谋而合。无知即无情,有知才能有情。一个人有认知有智慧,他(她)的情感才是优质的,他(她)才能看到事态背后的规律,看到缘因果,他(她)才能拥有广阔的思维发自内心地理解一切,他(她)才能悲悯,他(她)的内心才会柔软,他(她)才能放下执念,熄灭某些生命属性,他(她)才能拥有安详的心态。当一个人眼里容得下万事万物,懂得珍惜眼前,爱惜他人时,这份情怀便是大爱,大爱即有情。
人类拥有所有生物中领先的智力和伶俐,但内心真正纯良的人却寥寥无几,反而是妖的这个领域,体现出了比人类更明显的感恩、坚定,和单纯。就连心地良善的男主人公冯生,在十四娘遭遇民众抨击时也表现出了明显的立场犹疑。
在冯生被陷害入狱阶段,辛十四娘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丈夫,无比坚定地排除困难试图营救,在丈夫差点被斩立决的最后一刻也仍拼死庇护。
反观冯生,在后来辛十四娘被道士指明身份,被民众攻击之时,冯生却表现出了明显的立场动摇、放弃之意,即使最后冯生还是出现了并救护了辛十四娘,但此中可见,人类的意志有多薄弱,人类在某方面来说,是愚昧的,是禁不起考验的,是没有立场的。
无知即无情,人性是禁不起审视的。越是无知愚昧的人,信念越能自我瓦解,甚至不需要外力,只需要时间。冯生其实不算太糟糕,至少是通过外力产生的犹疑,体现的仅是人性弱点。
在这个过程中,最义无反顾维护辛十四娘的,不是冯生,而是阿禄,阿禄其实才是这个章节中,凡人里最纯良纯净的人类,只有她义无反顾地信任和维护辛十四娘,哪怕违逆所有民众的眼光。所有凡人里面,只有阿禄是最懂得爱这个字的。
在这个过程中,民众的反应其实也能反映出社会真相。在辛十四娘布施医药时,所有人都对十四娘赞不绝口,但是后来当道士指出辛十四娘是狐妖的身份时,民众毫无思考能力,完全没有立场,就像墙头草一样被误导着进行攻击异类,这就是社会的真面目,民众的真面目,一方面令人心寒,令人无奈,另一方面,又是可怜。
在最后,心术不正的道士自食恶果,玩火自焚,十四娘在生命的最后一天,重又布施苦难人群,民众的立场又得到改变,恢复了对待辛十四娘的善意,民众这一来一去的立场摇摆,直观地披露了民众的“无情”,民众很多时候是毫无思考能力的,愚昧无知即是“无情”。无智慧无立场等于“无情”。
民众的可怜在于,他们不懂情,所以他们自然也不会得到真挚的情。
3,。
辛十四娘在被陷害的过程中即使见识到了民众的愚昧无知,在最后,仍然选择不计前嫌,继续布施苦难人群,这里面是有深沉的心态的,绝非矫情的白莲花行为,这背后的心态,就是她最终得道成仙的原因。
辛十四娘看到了民众的愚与昧,看到了民众的无知,同时看到了众生处在轮回中的痛苦,这就像是母亲俯视孩童的角度,观看着孩童们的稚嫩无知行为,内心仍然疼惜怜悯。孩童的稚嫩是无法改变的,也不需要改变,每一串行为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思维体系,没有谁可以改变别人的思维体系,那就是别人的命,别人的生命历程。凡人都是要受苦受难的,生命与智慧的不平衡,即凡人苦难的源头。
思维和情感帮助十四娘到达一个高视角,看到了所有人行为的源头,背后的心智,人间的模式,从而包容了所有人的行径,这是神的角度。
看到了因果,看到了轮回,看到了人性真相,看到了人间的无奈,拥有能够体谅所有人的思维和心境,这是大解脱,同时还能发自内心地悲悯怜惜他们,这是大慈悲。辛十四娘在最终甘愿牺牲自己庇护众生,这是因为她感悟出了深沉的情感,她的牺牲才有意义,这是她得道的原因。在智慧的加持下,生命才会找到它存在的意义。
这个章节主要是楚公子和心术不正的阎道士搞起来的事,他们都是凡人,但凡人的心思和欲望却往往是所有生物中最复杂最残酷的。每个故事其实都是以某个人的执念为故事开端,执念是因果循环的第一步,社会则是因果的发酵池,执念诱导肉身,人的肉身和各种社会能量牵扯在一起,于是便有了形形色色的故事。
活在这个人间,在生命存续的日子里,若是有思维的余力能够看到这个庞大宇宙游戏的背后规则,便是极大的慧根和福德。生命的过程就是一个通关的过程,不懂规则的人需要一直徘徊在关卡之中,然而通关的人却无法将它点破,这是这个游戏的最高规则。
醒悟是游戏的终点,佛学里的“成佛”,道学里的“成仙”,都是指醒悟的意思,修道的过程就是生命得到醒悟,生命属性得到熄灭的过程,只有当肉身的执念熄灭,迷障往往才会破除,灵魂意识才能得到完全的自由。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hxlib.cn/zhishi/186443.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