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片段描写,「风信子」的形态是怎样的,其名字来源是什么?

风信子的名字来源于一段嫉妒的爱情故事。
在希腊神话中,风信子原名Hyacinth,来自希腊美少年雅辛托斯Hyacinthus。他是太阳神阿波罗最钟爱的朋友。
西风泽费奴斯Zephyrus生起妒忌之心。阿波罗和他掷铁环,并把铁环掷得又高又远。他兴奋的奔跑着想接住下落的铁环,西风趁机吹歪了铁环的路线,使铁环从地上反弹而击中他的前额。鲜血不断流淌,血泊中开出了香花。阿波罗悲痛欲绝,用箭头在花瓣上刻下希腊文的“悲伤”。每年春天,风信子香飘满大地。
风信子是球根植物,鳞茎球是圆形或扁球形的。外皮呈紫蓝色或者白色。叶子狭披针形,肉质叶。花呈漏斗或是菱形,像一串小葡萄。
自己在学校种的风信子风信子是很香很香的花,当时开花了,宿管阿姨每天都来闻。但是味道过重,有些人觉得有点臭。
网上或是花市上买的风信子,多半是水培的。
只要把球根碰着水,等根长出来,球根离水。然后晒太阳就会开花。其实这样开的花不如土培的,而且只能开一季。味道也不够香,而且很容易花太重倒塌。
倒塌的风信子理论上是因为缺光,而种植的经验告诉我们,水培的风信子更容易这样,可能是因为水中缺乏了让植物粗壮的钾肥或是根茎对土壤有特殊的感知能力。
第二年复花的风信子。
水培的风信子,花断了以后,第二年再用水培是开不了花的,因为球根的营养已经被耗尽,种在土里还能开花,但由于球根缩水,开的花没几个。而土培深埋加上合理的施肥可以让风信子第二年开花。只要球根大就能开花。一般直径18-19cm的算大球,容易开出双杆花,15-16小球,养的好也能开花,但是花没上面的多,再往下像大蒜一样小的,可能只长叶子不开花了。
大球。
小球球的大小和年数有关,一年球一般都比较小。
11-12月就是购买风信子种球的时间了,中国的种球大多数也在这个时间在荷兰进口,所以别的月份买的球,要么是卖不掉的老球,要么是开完花剩下的花后球,而且花期还不对。
买完种球,水培的就放在盆子里,用水的湿气诱发它生根,然后晒太阳,太阳能让花更粗壮,更香,更艳丽。
而土培,也就是我推荐的方法,则稍微复杂一点,但花开的绝对又正又香。
买一个一加仑盆,或者15cm左右的深盆。将种球种在深10厘米处,土壤用营养土,松针土,或者田园土掺着椰土,记住千万不要用纯椰土或者是椰土为主要成分的营养土,这种土超级轻,一是花开后重心不稳,二是营养匮乏不容易复花,三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太吸水像毛巾,而冬天又蒸发量小,容易烂球。
种好以后,在球根旁施一点奥绿缓释肥,更好的可以施有机肥(网上购买,鸟粪肥,菜饼肥,油渣肥超便宜也很干净),然后覆土,盖住球1-2厘米就可以了,这样更容易发芽,浇透水,就是盆底部滴水(不浇透的水浮于表面,植物根部吸收不了,还容易捂出病),然后等着就好了。
发芽了为了让风信子长得更稳,等芽高了就可以加土。然后一定要大太阳晒。
一般春节期间就会开花了。
浅种的风信子,开花快但是不容易复花。
深盆种的,连开好几年哦住宿的同学,也可以在离校前埋上一盆,然后开学回来,就是满满一盆心动了。我就是这样的。
寒假上来花盆的样子记得放在有太阳的地方哦。风信子有很多花色,搭配起来更好看,也有不同的意义。
花语。
紫色的风信子:悲伤、妒忌。
白色的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
红色的风信子:感谢你。
黄色的风信子:我很幸福。
花后工作:风信子花期半个月,花枯萎后可以剪掉花梗(这里说的是土培想复花的),叶子一般还是绿的,继续晒太阳,通过光合作用储备营养,然后每隔三天施1:1200的磷酸二氢钾(磷钾肥有利于球根肥大),水一定要少量,浇透等它干了再浇,当叶子快枯萎了,就不要浇水了,因为没有叶子的蒸腾作用,水分出不去,容易烂根。然后等土干就可以了,秋天11月的时候,浇一杯水下去,唤醒它。
网友复花的风信子。很省心的植物,不长虫,不用担心浇水。只要太阳与爱,它就用花朵与香味报答你。

写作文能不能描写风信子的味道是浓郁、刺鼻?

哈哈哈哈,好想笑,这么写多有意思啊,哈哈,如此真实。
为什么不可以,写自己想写的就好,那是你的真实情感啊,。
你这个作文老师用套路用惯了吧,只要写的好能得高分就好啊,还是要看你对话的形容和文章其他部分的联系,描述的好欢会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是我不是文学专业的,所以我答的没有那么专业,但我觉得没问题啊,实事求是不好吗,千篇一律的赞美的文章真的腻歪啊,这是看作文最无趣的地方,最讨厌的就是小学初中高分作文,还有以前的高考作文,什么说明文,议论文,看着脑阔疼,没营养,但是又是占分比最大的题目,实在恶心。
不过这几年的高考题作文还是很有趣哈,皮得很,哈哈。

有哪些很干净文艺的句子?

我是手忙脚乱的风风过遗憾千万种各不相同​​​。
你是夜下稍迟一点的清晨。
你是明上略晚来临的黄昏。
你的陈词像连山词意过此消声再无音。
你的温婉如暮春风轻水暖花开草叶百物倾。
可惜是冬不理会我多情不似白粥予同温。
二月的落雪没有笑靥的很多分之一生。
袄子里钻进了风也有一点点冷催促可我不听​​​。
锅炉里翻炒着泛香裂口的板栗。
路边桂花树多了星星点点的雪意。
街角铁炉里的烤红薯映香气四溢。
邻边店铺里陈酿米酒汤圆隐隐露出缝隙。
天灰蒙昏黄街灯下有安静的小憩。
整个冬天落雪檐冰之际。
盈缺无常时日遥远翻山越岭不见你​​​。
也许都是因了冥冥中的缘分。
有人成疾药石无医有人成喷嚏眨眨眼就忘记。
从一开始毫无关系就算甜甜蜜蜜万事胜意最后也或许是无关痛痒成为经历。
或者是相隔十万八千里你一念想就有涟漪​​​。
在心里悄悄地下了一场雨不敢惊醒冬天不敢惊起沉睡的事物不敢惊动温风因为这场午梦翻来覆去都只是一件事情像一场潮汐​​​。
整个冬天没有许多踏实的事情。
妄想万水江海朗朗星空璀璨星河遇见春天。
然后耗尽我整个所有的温柔。
能给你多少有一点安心。
而我变作夜晚最后的黎明。
整个空余的月光别在你衣襟。
看你漫不经心的身影没那么冰冷​​​。
有很多不总能挥挥手就不见生活里面的细节都需要慢一点​​​。
想事情发呆到极致的时候,也是清醒的,像连续三天的阴雨看见迟暮,但知道,那是昨天的。​​​。
找不见眼中星河只此一别还有遗憾稍显温柔一些​​​。
想在山上捞月亮伸手够星光。
摘一丝清雾留在口袋改日送与你别在眉上​​​。
越长大越觉得。
学不会委屈做不成孩子。
偶尔一次矫情的样子。
还偏执的被数百种嫌弃。
你没有讨喜的性格也没有受用一生的福气。
只能在戎马一生的荒芜里。
山河日落随心迁徙。
在我细细碎碎的梦里。
在我半途迟暮的念想里。
在所有风浪交织焦虑奔袭的难过里。
你是遥不可及是我翘首以盼的期许。
形形色色的人群中。
三三两两都有想你。
十几年无处不见是你。
无处得见不是你。
值得庆幸的是。
在我虽有顾得顾不得的委屈中。
最难最说不出的为难不复问题因为有你。
学会清零。
自此所有爱慕之意心心念念山河梦外都只是你。
“人间不值得”。
有时候觉得能有一个合适的人说说话。
可以说是很幸运的事了。
能遇到一个看起来身心愉悦的人。
大概是世间难得的眷顾。
能有一个不偏不倚眉眼侧有着笑靥的。
我请你好好开心。
如果你刚好什么都没有。
告诉我我请你平安快乐。
以前总觉得不快乐会传染。
后来就觉得世界是一个媒介。
只要有一点惭愧大概整个世界都不会喜欢。
好像是大家的一种遗憾。
附庸风雅三言两语也能让他们快乐。
什么事情都需要计较得失。
得到多少弥补就消耗多少黑暗。
希望留给自己的是完好的明天。
于是大家都乐此不疲。
反正不需要付出什么随口说说就行了为什么不去呢。
因为不是自己的事情。
多了很多这样不负责任的快乐。
大概会死的开心点。
总想着几件事。
推开窗子等阳光温柔。
走在路边侯微风轻拂。
看着天空瞧白云离散合聚。
瞥见夕阳使我余光足晕。
等着夜幕闻食味满盈。
想要一颗两三颗星星。
编成一捧花束放在你床边。
偷笑着的时光晃到了天明。
一个人活着总要有一个念想。
不能把日子过的千篇一律一个模样。
就好像冬日的时候就该出去看雪。
不能总妄想着回到夏天。
去追逐那一条淌着干凉清澈温柔的小河。
每天起床之前有两个选择。
要么躺着去做那个没有做完的梦。
要么掀开被子拥抱清晨让梦想成活。
如果有可能的话。
一心一意不遗余力更热爱和执着。
一整晚的梦。
存于脑海一整晚的诗词歌赋。
入眼前映出的是到北方去。
心中飘摇的是风信子。
被风晃动的是老旗子。
用另一种方式告知以不同方式来宣示。
我并未生活在那里也不曾留意。
到此黄昏降临了的时候空中飘荡的是气息。
是整个余晖月影渲染的地域。
像是故人饮酒破杯壮美。
酒意三分提笔写下的词章短句。
两点豪气八分为执意。
我也很愿意。
我总是觉得人生太苦不曾有爱与热忱。
对所上手入心的事少一点天分。
但唯有敏感和直觉有些准。
可以察觉到所有怠慢轻蔑懈怠懒散。
感受的到所有不再喜欢不再关心。
并不是因为以郄视文。
是多少个切切实实的故事在我眼里不是那么动人。
我为自己寻一时春风得意活一生行云流水。
诗酒当辰。
我这人三分薄情三分热度两分能力。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坚持很久。
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得很好出类拔萃鹤立鸡群。
但是也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一无是处孤陋寡闻。
可还是有些想法去奢求。
比如你来了我心里走不了了。
比如我想去你心里走一遭​​​。
我热爱我的梦。
像某一个深秋起早院内缸水结冰。
像一颗燃烧的火种。
只有发光发热烧着才不会消逝才不会变空。
才能整个继承我的生命。
像数九寒冬的日子。
对着窗边望去窗子上印出的冰花那样清。
像刚起床的温热。
值得留恋值得回味让我着急和拖着的几分钟​​​。
森林有个梦。
大概是携眷春夏秋冬与百草前行。
看到小白兔蹦颠草丛中。
看小松鼠懒散在树洞中。
看小鱼儿嬉戏在小河中。
花儿百草看不清分不清。
看花丛中一只小蜜蜂。
飞入百花姹紫嫣红进我梦中。
我想一世在此自在如风。
​​​。
追寻着期盼的日子太为难熬。
天边微亮也便动身起早。
梦在雾中轻摇离开夜的怀抱。
丝丝光亮掠过树梢在空隙中蹦蹦跳跳。
也许是明日未来的情歌。
把我引进这灰沉清寂的夜。
在其中苦乏倦怠不断的飘。
只还剩下一点好。
看见阳光会有精神我会对着它笑​​​。
谣言说在沙漠的时候因为焦躁和炎热。
一开始想念就有旋涡沙海。
对方不知道只好抬头往天上寻看海市蜃楼。
遇到乌云密布先呼喊太阳拨散。
再喊来云朵淋下不可期的雨。
如果碰巧出现的彩虹就大概说明。
刚好你出现在我梦里像谣言说的有一点想你​​​。
我对你整个的想法大概就是。
言语低劣略表心意。
情浅意深妄拥你入怀。
不甘心为路人朋友平庸平平淡淡。
不奢想为蜜宝亲密宝贝只喜你而欢。
想你时自得其乐偷偷笑一整天。
初梦惊醒复梦安然以你为药。
梦你入眠满身心事只是喜欢。
​。
我觉得这生活世道就是需要简单干脆。
喜欢就去追没太多所谓心酸是非。
成与不成之间差的是时间积累。
喜欢与爱之间是相互视彼此为珍贵。
我一见钟情喜欢你。
我觉得很正常没什么言不及口表达轻率虚伪。
我来日方长觉得有你真好值得依偎。
怎么样都OK哪怕只是胆大妄为。
反正我已经主动开始也不怕是悲剧结尾。
和你渐渐生疏到这地步很不容易。
于是某个夜晚酒醉之际。
对着路人说我不开心。
路人劝我时间不久新欢未遇。
只有我知道棱角分明冷暖自知的是自己。
大概我不愿做千载难逢的情圣。
只愿做你一心一意偶然想起惦念一次就可以。
如果可以遇到我心仪的那个人。
一定是我日行善事敬畏神明所得的眷恋。
我会祭出我所有的懒散悲怨哀愁迟缓。
来满足我那些。
所有的念想期待渴求期盼。
所有哀伤中难过无奈瞎所祈福的誓言。
如果需要再刻意些在认真一点。
那只要是你多苦手我也会牵。
独自穿行过二十多个四季。
有些早安问好从清晨到日暮无所不及。
许多故事准备了开场却害怕词不达意。
反复练习了很久又怕措手不及。
只得远处观望等你心意有适当的保持距离。
不是因为抗拒而是因为十分清楚自己的斤两。
和能否经营相互关系感谢人生理解相遇。
只是不敢设想的是有人有一天一生都与我再无干系。
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与岁月就埋在心底。
只是后来偶然想起涌上心头你依然美丽。
甜的方式有很多种。
比如醒后侧躺在你旁边看你眼中。
比如极度难过想起你不觉得空。
还有牵着你漫步在湖旁看月光倒映。
然后拥你入我怀中。
我一生浪费过太多时间却突然在意这分钟。
如果以后我不解风情粗暴又蛮横。
变得沧桑虚弱颓废自卑。
那时候的我可能告别了天真极度敏感满身伤痕。
外人看起来就是全是难过是为可悲。
可只有我知道只要你还喜欢。
我立马少年如初还很认真​​​。
想把生活的改变寄希望于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事实上大事鲜有发生。
平庸琐碎的日常也很难为人。
日复一日的庸常就是巨大的折磨。
消磨掉你的喜欢和热情。
所以我要从某一刻想改变的时候就去做。
今天爱你明天爱你后天更爱你愈加爱你。
一点不一样一天不一样时刻不一样。
大概是你老了的时候我也爱也觉得你可爱。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大概是个正常的人。
缺少温柔体贴耐心才华俊美绝伦。
但是一不小心太喜欢你了。
所以一切都搞砸了。
我不该是这个形象一不小心成了捕梦者。
而且只在你眼中寻梦。
咦我怎么突然成了梦中人。
突然要去远行。
就那种很随意说走的就走的那种。
想着山河万里我要护你前行。
虽然没有七十二变没有三头六臂没有绝世武功。
可我十分虔诚且一意孤行。
做好黎明十分天边消散的最后一颗星。
做你清晨醒来就能看到的眼睛。
做到阴天十分我在你觉得晴。
很晚了你又督促我该睡觉了。
我拿起我的便签又记下一笔晚安。
这个时候我不能说话一开口便是表白。
笔落心意除了想你还是想你。
别的留空所剩无几。
想把你认做为我的李银河。
可我不能我有我的些许顾虑和忐忑。
我不会说辞说不出留下我好难过。
只是月是天下客而你是心海绝色。
在想什么是喜欢你。
看到所有好玩有趣的事情都想让你看看。
日常不想你只觉得万般草木都像你。
看什么都是你怎么老是你我怎么看不腻。
我把我整个想念都给你。
连同它的执拗任性顽皮乱七八糟。
成百上千个怪癖。
它真讨厌。
只有两点好喜欢你和专一。
三点时入睡。
梦中全是你。
梦醒了。
七点差几分。
想入梦再看看你。
脑海里都是你的身影。
片刻之后不能入睡。
作罢。
坐起来想你。
想你想要告诉你。
你在我心里。
于我而言你呢。
是我清晨起来一眼就能瞥见的微光。
是我朦胧模糊眼睛也能看得见的清楚。
是我一夜构思纹络为让你笑不辞辛苦。
随手写下的这一段是我一整夜的积淀。
把信封塞得满满连同喜欢一起寄给你。
你甜我才不苦。
今晚的夜有满天星河。
而我懒懒散散遮遮掩掩闪闪躲躲感慨稍多。
除了梦不知道还能想什么做什么​​​。
怎么办突然就很晚了。
有多晚呢是你文字表述的厌倦不喜欢。
我害怕感觉有些心烦。
有些郁闷是看不见你脸上有笑靥。
如果有个人说话三三两两反复无常口是心非。
是天气和经手温热不够可观。
有些担心难以言喻说不出口。
那是我遇到了一些突如其来的不堪。
可是我最后的一句话是还想和你见一面。
之前的尴尬都不算数才像我不为难。
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
彼伏的晒被轻拍的声响在连绵不断。
身旁的物件零零散散有些失落。
而我躺在床上慵懒的看着这一切。
想着一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事。
篮球拍打还断断续续有着声响。
像回忆中片段片刻滴答。
思绪一下近一下远这些都不重要。
我只知道刚才泛着空洞的时候脑子里装的都是你。
就像就阴浓雾的天空。
拨开露出的第一眼光隙刻出你的侧颜。
是美是无可比拟。
罢了。
今天的晚霞我不见了。
泛黄的银杏叶我不要了。
听了几次的歌曲我不听了。
晚饭我不吃了。
心爱的月光我不踏了。
很晚了。
先去睡了​​​。
在外的难过有许多种。
一是举目无人思念肆虐的夜。
一是遇人不淑冷眼相对的生活。
生活的难过有很多种没有不堪。
捱不住的是最暖的风顺着最清澈的溪。
带来的那一缕疼爱。
是那种堵住了耳朵也听得见的温柔。
在内的难过是因为。
有时候的偏执不能被理解认真不被值得。
学不会呐喊懂不得温和。
偶然一次的懒散和拖延欲罢不能的成魔。
我不能怎么办我只会沉默。
我一直觉得没有谁离不开谁。
也不会在某个不知名的深夜突然感慨。
对一个人对一件事对过去故往的想念也是递减。
直到某一刻突然化整为零。
我们再不是小孩子学不会说来就来的喜怒哀乐。
也不是大人也学不会承受佯装的故作陶情适性。
只能在理想与生活之间苟且。
偷偷的享受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
其实我不是这样的。
对于我来说爱是积累来的不爱也是。
活的很快乐就够了难道谁还总想着昨天的事。
用什么想法来说道这感觉才生动。
怎么才能描述你在某个深夜进入我的梦。
感觉很强烈却又不怎么了解。
因为像黄昏时候的温柔风。
像夜深天空的眨眼星。
像晚江湖畔的渡船翁。
像某一刻不知名的喜欢坐立不安。
借过去一片星河。
洗尽患得患失行径洒脱。
懒散懵慌沉迷遗憾麻木慢慢。
愿有所得。
从现在起凡及故往孤立无援。
望此云下是我​​​。
我喜欢你漫山遍野都喜欢。
春夏秋冬的花草林木植被能证明。
从绿到黄是初识到愈加熟悉的深沉。
如果恰逢数万年难遇的灾逢。
世间残存的绿意是我与你许诺的惊鸿。
为此用半生证明希望拥你入眠不觉空。
后来我便是安然善良温柔平静。
绝处逢生品性良好成熟稳重。
很多拖延症的结局都是赶着时间去做。
我没想过到时候的应付就很敷衍。
我情愿把一些不喜欢的事情放在最后。
有些因为喜欢且甘愿就很认真满是心意。
而且那样的经手足够耐心细心。
我如若开始就要细致入微。
对人对事为人处世放心诚心用心。
就好像我喜欢的山高万险无所畏惧我要。
跋山涉水不辞辛苦我去。
与我而已​​​是你也可以。
把你的甜留给我我还你我整日的温柔。
还为你带来一支玫瑰一场一面如旧的安心。
遇见你从长揖不拜曲高和寡变为拭目以俟。
再不是山中作怪也不为荒唐市侩。
从某一刻起畏首畏尾满含期待。
希望你能更好一点多爱一点。
带着我的热切像我一般喜欢多些再多一些​​​。
该用什么词汇形容和你一起的感觉。
一不小心云霓之望坐立不安。
翘首以盼茶饭不思望眼欲穿。
想送束花给你怕看不见你闻花束的侧颜。
我夜长梦多的想念缠绵。
想把喜欢换成春意送你。
就好像春季一地的绿是想你萌发的初荫。
想和你在田野嬉戏游玩。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是你就非做不可。
不然没有不然​​​。
写了一堆腹稿看似满意其实无感。
笔尖心事下笔两道心意写不满。
心中有不安夜长梦多愈加热烈愈觉寒。
大概是温柔给的太多有些苦难才更值钱。
可能是相互之间暗示给的不够明显。
缺少奋不顾身多一些的是委屈求全。
一路走走停停留有太多的空白格回想起来较为费烟。
其实没爱太满只是无法从简。
也许明天过后抬头可以往上看。
我喜欢山上风吹过泥土飘散的薄迹。
喜欢山上雨淋过后泥土草溅出的气息。
喜欢山上看到的波起的连绵。
喜欢看在山上到处跑动的你。
我有许多的想法关于你。
想与你在老屋的树枝上看着外面的云雨。
想与你在石溪的岸边望着水面的涟漪。
想与你在山上的石椅上注视着远方的平迹。
想与你在思念情感上眉眼如初一如所往不偏不倚。
我总在夜里拖着月亮让夜晚时针走得慢。
你是我整夜梦里的温柔我醒来觉得遗憾。
你是我现在的期盼我醒着不敢看。
有些喜欢和期盼一眨眼又偷上心头缭乱。
我问周公何解该怎么办。
说是来日方长只是夜长梦多堆添的错觉感。
我想这简简单单只是还未习惯​​​。
该如何跟你不舍得的人说再见。
我看得见那光却寻不见你。
我知晓所有委屈却也只得言不由衷。
你是我头上月光携着的温柔。
我捋不得丝毫片面怕心海又泛起烦忧。
我愿你一夜好梦有温暖可感有慰藉可安。
只是我现在有点难熬。
我没说再见也说不出离散。
我什么也不能说就这样走了拜拜。
问过自己为什么脸上总挂着笑脸。
我记得是因为没有人关怀的日子总不想被讨厌。
下雨的时候没有谁来送伞也没有谁陪着淋雨。
不爱笑的话什么都得不到。
闹也不行没哭也不行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最后像个可怜的笑话。
我不怕黑我只怕黑夜寻不见你。
丢了一些属于我的温柔。
我以前一直以为喜欢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能翻山越岭能上天入地。
能经历风雨能甘之如饴。
后来我明白其实没什么。
我以前总怕黑睡觉也要亮着一盏灯。
就好像白天睡觉有阳光我觉得安心一样。
我心情好时觉得光亮温暖和煦。
心情不好时觉得连太阳都在欺负我。
现在想明白了外面的外在东西都还很好。
人只有在喜欢的时候才甘愿。
这些事情不是没有也不是不会只是你想与不想。
想要什么风景便遇到什么风景。
我觉得有些喜欢太着急了。
看一眼照片写一段文字道两天晚安就喜欢上了。
不过认真也很快一眼心动两眼就沦陷深了。
最后因为一个文落一句话是你啊。
不到一秒就决定了。
世俗又诚恳也挺好的暧昧不清什么的太难过了。
就只怕藕断丝连遇不见久处不厌。
情意绵绵的遇上了来日方长。
这世上输得多半是拖着和等等。
认真的想念也不抵有些喜欢。
就突然好了突然就好了。
我现在最大的感觉是。
只看你一眼我就觉得很美好。
然后觉得今天天气很好今天云彩也好。
远处天边将散未散的晚霞和即将散尽的落日也很好。
什么都好。
牵着你压马路的情形应该也会好。
搂着你看地下的时候也觉得好。
然后就是心情也好。
反正一定是一件开心的事现在再看一眼还很好。
我真的已经忘记了。
大概要花多久才能有一次这种满足感。
让青春和故事勇气重返自在而又慵懒。
再不会有哪一瞬间思念成海。
也不会在某个突然想去呐喊。
我现在什么都没那么期盼了。
希望以后的生活每一天都比之前更甜。
从此平安喜乐自在安然生活如意和意中人。
我鞭长莫及也马不停蹄的赶​​​。
这是一个需要拥抱的季节。
而我只能在路上在梦里感触。
有的穿着半袖有的穿着长袖或者外套暖心。
只我一人自识风月不觉寒是单只形影。
我闻见你的味道像是那种掺着习惯的酒。
明明该清醒却突然便醉了。
我想我这时候不该醒。
也许一不小心能把这个季节躲过去。
也许生活就真的是你付出多少爱。
也便能回报多少温柔。
对许多遇见来说已经是生命中的不可思议。
但是有些经过只有在童话里才可以。
然后渐渐觉得做一个开心的人挺重要的。
最起码最后能学会笑着为人。
我看到路边行道树的叶子落了。
盘算着会见你的日子又近了一些日子。
有些开心涌上心头盘踞在胸怀久居不下。
大概是从这个时候就更想你。
日子近一点就多期盼一点。
等到可以见到你的时候。
我可以毫无虚情假意的对你说。
自从上次分别到现在已经许久。
如果一分钟想念算做一次约定是一年期。
我已经有五十多万次的想念。
有的夜晚从睡意开始持续到睡醒懵着。
有的时候从想你开始到现在还没有结束。
我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有着怀念的情怀而现在依然对着经手的事情方方面面无感。
知道难过却也还任由时间在青春南里走散。
再很多想念的时刻准备着一些难过写下这文案。
后来我总在回想这一蹴而就的青春。
想念那些不能拥抱的春水夏暖秋霜冬寒。
一年四季生活编织剩下的是这想念的某些天。
还有一个还没喝醉就妄想的期待。
在梦里也都还是一片荒芜只因为我懒散习惯。
也好像即行侧耳的风就很模糊有些突然。
想半躺在湿地公园前的草藤椅上。
等一束不刺眼的阳光。
满脑子想的都是你眉眼唇齿微张。
靠在我的肩膀旁日光渐暖衣裳半敞。
寻一片心形的云朵棉花糖。
远处的人看不清或许是你在身旁。
有只猫儿过来蹭蹭你的脚踝。
你笑着抱起来说真懒。
此时我看着你傻笑不顾自的张扬。
想想我现在拥你入怀了。
不禁笑出了声响。
过了这会以前就再不提了。
今天只是第一天往后还要靠自己靠自己撑下去。
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需要留点力气重新等待等等后来的人。
就好像我总不能慵懒的看着彼岸的风景。
而错过眼前的流年花开。
其实哪里都很舒服是我太拘束。
为此我为将新欢视为初恋向旧爱致歉。
没什么了这个就写到这儿吧我还是开心的。
我手里攥着星光是我打开天窗那一眼瞥见的。
于是伸手去够在我眼神看得见的时候。
把手紧紧的握住。
我想把他存起来改日见到你送给你。
只因对不起不足意手里光化星辰。
遗漏出的是凌晨四点的样子。
有着不透初晨的白有着昨日余辉剩下的颜。
是我有着足够的愿意。
希望我这一笔文案写给你让你余光满满。
低头看着指尖能泛出天边光影的余韵。
那是我现有且不足够给与的还。
总是很天真凡事都想着。
希望我能成为你的独特喜好。
藏着偷看也欣喜不已拿出会有骄傲宣告。
只是我没有被喜欢的样子有些忧心。
在我心里喜欢的人像你。
哪怕我变傻变胖变丑变老你要有一点心意。
势均力敌再无干系一生别离一败涂地。
我藏不住喜欢你演不出热情。
注定是不羁的旅人你我也不过是新一季的别离。
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什么样子吗。
你是我这一两年最大的遗憾是不满意的喜欢。
是我眼中最青睐的风景也最容易看湿我眼睛。
你应是我刚起突觉一场梦是一场空。
我对你青马竹马见色起意不可比一见钟情。
你是去年今日期雨而我在此侯着等风。
可想念不够深情————————。
(留一句空白希望你懂。
你仍是我九月的梦中人而我躲在梦里不敢见。
你还是我一整年的想念我只能偷偷遮遮掩掩。
在时间这条大河上我多多少少有点改变。
有些变得越来越直白无力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
有些变得越来越沧桑无感变得少了一点期待。
喜欢念旧还是别来无恙就算用余生来倔强。
喜欢做梦还是糟糕透顶就算你还是不喜欢。
从前以优秀自比未曾防范遇见是你一颦一笑如一场不可期的雨。
淅沥点滴拨乱我心弦梦底我怀中小鹿乱撞告知我有温暖可起于是我整个夏天的轻柔和煦细微清欢着迷写着你我想起那年叱咤风云山海一万米。
如今你落入了我眼睛里就那么喜欢过分到了除了你别的什么我都很介意但是以前自持骄傲喜欢有些仓促现在一败涂地我有些不愿意。
前路漫漫我们穷其一生苦苦追寻的。
也不过是别人随随便便给予的一点温暖。
却也感动的不行因为太怕孤独太胆怯黑暗了。
所以遇到一点光亮就伸出手以为每一次都对了却也卑微的不行求求你了喜欢喜欢我吧。
可愈加想念愈加不可得像是一场不可及的梦爱情很好是我不好我改不了自在如风我不能行。
后来呀发现世界真的很大。
即使没有隔山隔海却也真的没能再重逢。
以前顺风顺水的路你走后残籍就像大风刮过的河。
心里呢你走后就突然空出来了一大片。
我一直都觉得难过只是一个瞬间后来明白。
大海很美可船还是想靠岸。
爱而不得是很简单幸好还有可以眼红的双眼。
有热爱世界的想法还保留对未来的一点点喜欢。
想做一个跑马诗人。
手持着初阳与我的光芒剑。
踏着随着日光温柔热烈而飞速的云走天涯。
一路上悦景吟诗扔进背篓的是短词佳句。
抛入云海的是我突起的想念化雨。
我本在流浪不该看着眼前人生有情愫。
因此不同于凡中的是我与日俱增的潇洒。
成熟的是我愈发孤单。
是自此江湖一人马遍及日暮辰星花。
我再也没有像那天一样。
怀有满格的耐心与焦灼去矛盾地等过一个人。
也明白真的是和这个人没有以后了可能我这样的人只吃温柔这一套别的喜欢也不算于是后来所去见的人每一个都顺水推舟稀松平常。
所以再也体会不到溺水之人上岸呼吸到的那种存活感。
平平淡淡灯光熄了有些剧场就得草草收尾幸与不幸都只差一半。
今天灰尘的云淅沥的雨。
像与日俱增日行渐远遥不可及模糊的你。
我想辞退你的温柔等你不再是音讯全无。
因为第三人称的成本太高了我赔不起。
要掮着热情担着失望熬着精神耗着时间等待不及。
说是妥协可山高水长之间。
没有谁和谁有来日方长的例。
就好像是躲得过举酒赋词的夜躲不脱四下无人的街。
天已经凉了你也渐渐无可奈何不复如愿。
我曾以为对一个人的感情和依赖。
像是从一年到三年这样渐渐消减的过程。
但其实一辈子那么长总归还是要很自由。
小孩子オ问为什么不再搭理。
成年人都是默契地相互疏远。
我们之间不谈什么好聚好散亏欠和抱歉。
不懂风情的野马一路驰骋才想着路过了彼岸。
我不愿你挡在我的门前像是从天悬挂的瀑布。
遮住我的双眼什么都看不见。
就好像其实我没那么多感慨。
拜托你走好山高路远注意风险。
我祝愿你福禄一生温暖和煦开心且从容。
如若有天你前行遇阻心生退却郁郁寡欢。
那请在我送你的路口等我我就拿着花在半路相迎。
我想那天的我眼眸和脸上满是笑意。
从知道你回来的一刻起含笑而生情。
也不用多讲什么是我你就会懂是你我很欢迎。
想用一种说辞来表述这样感觉。
我与你隔着长风深谷近而不得退步不舍。
是望而生畏也是望风扑影。
偶然一次惊鸿一瞥算是突起的热切。
如若再多几次百无聊赖便成了无赖。
也能偷偷的悄悄地渐渐的关于我们。
或无关系或有涟漪。
我在想多年以后我是否只能想起你的姓。
就好像时间之外许多慵懒和难过未曾释怀。
有些经历变得苍白不太爱和深情无用才会离开。
然后历经沧桑人来人往会明白。
万般皆是命索性等等。
如果还能记起还能在多年以后保持当初一样的热忱。
请记得我那个曾住在心头上的可爱。
我仍然记得我第一次见你。
你的眼眸深不见底闪烁着的幽蓝不可言喻。
我始于眉眼高低终于重复平平淡淡无奇。
就好像故事一样剧情写的零零散散三心二意。
然后草草离场满是压抑层层堆叠慢慢累积。
遗憾开始不复沉迷。
于是就像许多后来传递的话。
从此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梦醒梦外无一是你。
而依然感慨生活依然相信爱情。
大概就是我于这个世界最无奈而又残存的维系。
想给你写封信。
在信里写满想念和彻夜不眠的焦虑。
想着你现在的生活会翻来覆去。
清晨起来信还未出寄。
现在时间很长节奏很快。
三言两语之间提不及过往隔空碰杯感情不能连续。
静悄悄这样一信一年一句。
有些是健忘的高级词汇表示。
比如闻面不识,冲耳不听,侧瞥不见,闭目无声。
感情愈发生疏,渐行渐远。
于是有些想念就很陌生。
​​​​。
怎么办很晚了。
关于想你却显得有些无能为力。
为什么总想提起笔又反反复复放下去。
我把自己放进故事。
兜兜转转放映的全是过去。
那时候你的样子与我全是温柔。
现在差不多只剩一个人在夜里回忆里悄然腐朽而已。
记得有种感慨是这样的。
后来有很多选择攥在我的手心里。
问我还爱不爱我都回答爱。
可是是不是就是那样得不到的就更加爱。
爱的自由爱的坦白。
爱的百无聊赖。
我在偶然帮自己把心酸捡起来。
然后拍掉身上的土。
安慰自己别哭别委屈。
然后还是跌进了进了更深的泥潭。
凡事以为遇上了就会明白。
但每次都是惊鸿一瞥的感慨。
以前过得很无所谓。
现在一不小心就把生活过得潦草了。
于是心酸就任它自在如风我也会潇洒安然。
在心里写了封长信。
写满了心意塞满了小鹿乱撞的感觉。
想要去寄给你。
发现自己没有邮编和地址。
有些落寞和伤心落在了信笺。
长久以来布满尘灰热情消散殆尽。
我不会试图摘月我要盆缸漫灌秋水。
寻一时懒散的月影映入我怀中。
我不会奋起追马我要草丛枝繁叶茂。
等一驰骋原野的英飒漫步我城中。
我会等一世遥不可及的梦可山河覆海。
有些顾忌能被体谅我也偏执觉得行。
我不会试图摘月我要盆缸漫灌秋水。
寻一时懒散的月影映入我怀中。
我不会奋起追马我要草丛枝繁叶茂。
等一驰骋原野的英飒漫步我城中。
我会等一世遥不可及的梦可山河覆海。
有些顾忌能被体谅我也偏执觉得行。
其实没什么感觉闲日两两。
入秋时节行人熙熙攘攘。
我在其中可好可坏可进可远可有可无可及可往。
走马任牛渔火秋实复梦一场。
怪风吹散了眉头深锁也没Mo了温柔。
遥远的妄想和不可及的期许。
像多年以前一样。
你有没有觉的自己就像一个精神分裂症。
像个怪人像个神经病。
一边要压抑自己。
悲观的情绪和想法。
一边要让自己。
看起来活泼大方人见人爱。
我时常想。
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
现在也在迷茫懵懂的年纪思忖这匆忙掠过的¼世纪。
如果不能活到八十岁。
我也一直都在回忆这些岁月。
大概是心里有念想说不出变不了。
比较难捱。
蒲公英急着要飘向远处的土地,海东青却念想着不复回去。
在漫山遍野的花圃前所有年轻许诺都很轻易。
而时间走遍了二十二年以后,我们的灵魂在深夜唱歌,月光掠过,沧桑以后没有垂青​​​。
我想你三个字写了整一个四季。
我爱你有开头写不尽只能封笔。
我有很需要你。
已经想念到忘记了自己。
于是把预感埋进心怀。
任由喜欢的你肆虐在我脑海里。
想象的你比较固执。
执拗的消失在人海。
于是自此像是着了迷发了疯入骨三分与你。
于是开始像是患了病得了症十分醉意是你。
虽然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
但现在失落难过孤单心酸心事。
再没有哪一件能躲过你。
我可以静止所有事情。
比如想你不露声色不喜于言表之中。
可我有缺点。
就是动心。
想你就心跳。
就像现在这样扑通扑通几声❤。
我喜欢享受一个人。
享受一个孤寂而又自由的夜。
喜欢在梦里看海。
在懵圈中对过往有一些想念。
漆黑的夜孤独的我一个人写不满的深情。
是我无处发泄的悸动。
多少杯自己亲手熬的夜。
可总还是在清晨倒掉。
这一夜的积淀是我忘不掉的不堪。
现在的我不再愿意去费力讨好谁。
毕竟我想要的是平等的爱与被爱。
是势均力敌是比肩同行。
单方面的一味付出是维系不了多久的。
我所理解的天长地久。
是独立又亲密相爱又自由。
而不是一个人的步步退让​​​​。
我在家的时候希望能有有着狗啊猫啊一样的超能力。
在第一时间能感悟到你来或者归来的讯息。
想着能够好好的准备。
与你最真切最大限度的欢喜。
当你准备来的时候我就开始开心。
一直开心到你回来。
并且在你进入家门前的时候。
还能让你一脸惊讶的样子。
哈很巧哎。
我突然开门你突然就回来了。
剩下的时间。
大概都在梦里开心了。
是我啊我有超能力。
我的超能力就是超级喜欢你。
总有一天。
我们分离的时间会超过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会越过我们认识的时间。
所有争吵都被时间模糊掉。
所有甜蜜过往也都会被冲淡。
我不再在清晨黄昏想起你来。
只是偶然经历似曾相识的瞬间。
才突然发觉我们已经越走越远。
就这样我们都不要回头。
你看那些我们满心欢喜高谈阔论无可无不可的以后。
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以前。
突然会觉得有一些不经意措手不及。
怕时间不够长怕时间走的太快。
可一瞬间真的就相互只剩东西。
不谈别离是闷下心的难过。
谈以后是涌上心头的不舍。
我十年前和现在的梦都还很好。
幸运的是我还在做梦也只会做梦。
想描绘天边的星河送你。
可我没有迷乱的七彩作为原料。
想攥去远处的风沙与你。
可我缺少紧密的瓦罐作为材质。
想把眼前脑海的景色铺展给你。
可我不能参透你的心。
我终于拥你入怀三十年了。
大抵可以心满意足情真意切的表述自己的喜欢。
看着你还是心动眼眸扑闪脸颊有原始的绯红。
握着你还是感想连篇满身感慨。
不厌其烦满是喜欢。
每日的欣喜是唤你起床催你入眠。
然后在梦里带你环游四海从南到北从北至南。
我想我有遗憾。
这一路山川水色我言你听你不复醒。
我盼你醒来盼不得未曾安稳尚不心安。
想带你去看海。
希望能看着天边拼凑出的彩虹七彩。
涌起出的海浪奔来。
想看着你光着脚丫在沙滩上奔走嬉戏。
听着耳畔的海风呢喃帮你把所有不好的难过的委屈心酸释怀。
希望海是你现有平淡的梦。
希望能让你后觉在山河万里以外偶然一丝温柔袭来。
只是我看着明天的海做着未完成的念想。
愿景是我编纂半截的诗,想你想我有蓝色大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hxlib.cn/zhishi/187245.html

热门知识

推荐知识